近日,据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破产文书显示,该院已经正式受理申请人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对被申请人杭州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这也意味着,长江汽车已经走到了尽头。

根据法院发布的裁定书内容显示,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调查,截至2020年7月28日,本院另有105件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长江汽车公司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另,本案审查过程中,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材料移送本院进行破产审查,涉及执行案件5件,申请执行标的1600万余元。

实际上长江汽车在2018年之前在国内还具备一定声量。其在2016年4月,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同时官方表示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的杭州工厂正式投产。并且,长江汽车还相继成立了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吸引了不少热钱。

根据资料显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杭州公交客车厂,成立于1954年,曾是杭州乃至全国公交车车辆的骨干生产企业。90年代中后期,由于种种原因,企业濒临停产,其生产资质被纳入工信部拟淘汰汽车企业名单。

据了解,长江汽车被曝出“暴雷”,始于2018年,彼时有员工向政府部门投诉,包括贵州长江、成都长江以及杭州长江汽车。记者从天眼查获悉,截至2020年上半年,关于长江汽车欠薪的举报多达10余条之多。

2013年,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注资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投资51亿元,建设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控等五大先进工艺生产设施,工厂占地总面积1150亩,成为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整车核心制造工厂。

“我们必须慢慢来,不要强迫任何事情,阿扎尔需要找回他的最佳水准,但需要慢慢来,就是这样。”

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正式明确了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优胜劣汰,让国内新能源产业向好向快发展。这也意味着,从国家层面来说,将会让那些占用着资源却迟迟没产出的造车新势力们从市场淘汰出去。

2018年,长江汽车在当年的北京车展上召开了发布会,发布了三款乘用车和六款商用车,然而这三款乘用车仅仅停留在概念车阶段,并无现车和量产版车型,俨然成为了“PPT造车”企业常用套路。

2016年,发改委发布文件,长江汽车成为最早一批获得批文的新能源车企。次年12月,在工信部公示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汽车首款车型登记在册,其也成为了手握“双资质”的新能源造车企业。

据长江汽车官网显示,其拥有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四款车型,其中前三款为商用车型,逸酷则为小型乘用纯电SUV。不过逸酷自2016年4月发布至今一直并未交付。

“我们会一点一点来,”齐达内说,“一点一点的,你必须恢复感觉。”

据了解,长江汽车的困境始于2018年下半年,随着国家补贴退坡,市场需求下滑,该公司便开始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有消息称,长江汽车已内部通知形式,宣布与部分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相关社保公积金也开始停止缴纳。